今天改了个名字

正好的我们 3上

*点个小桃心好不好的啦,要不然总觉得你们不喜欢🙁

title瞥见了站在角落里的mark,挑衅般地斜起了一边嘴角挑起自己的眉,忽然猛地一下拉近了自己和gun的距离,然后慢慢将自己的下巴搁在gun的锁骨处,嘴唇已经快贴上gun的脖子了。

“好!不错!眼神再狠一点”

摄影师被title突如其来的动作吸引住了,上窜下跳地拿着手里的相机不停按下快门,寂静的拍摄现场只剩下相机一个劲发出地咔嚓咔嚓声响。

title虽然看不清mark的表情,但他知道现在mark一定气的跳脚。

不过,title可不打算就这么轻易放过mark,今天的拍摄主题可是占有,他一定要借此机会让mark这个小屁孩断掉不该有的念头,并且看清楚自己于gun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!

“gun,换个姿势?”

“行啊”

话音刚落,title就倾斜身子欺身向前,将gun箍在自己的手臂和沙发之间,title歪着脑袋,他的鼻尖点在gun的鼻尖上,两人的唇虽然离得不近,可那流转在二人间的气氛却是那样的暧昧与色情。

不一会儿,title又换了姿势,将自己柔软的头发靠在gun大开的胸膛上,细发散在肌肤上惹得gun轻笑不断,直呼很痒。

一时间摄影棚变得热闹了起来,可没有人注意到在黑暗的角落里有一面容姣好的少年正咬着下唇,双目紧闭。

角落里,mark捏紧拳头闭上双眼,他本以为只要不看就不会不舒服,可是他闭眼后,却听见了gun的轻笑,那二人嬉戏的模样逐渐在脑海里成型变得越发清晰,让他难受到呼吸不上气。

几番深呼吸后,mark睁开双眼一语不发看都不看gun一眼便低头转身离开了摄影棚。

出了摄影棚的mark驱车去了附近的公园,坐在长椅上他看着过路的行人,扑腾的飞鸟,迎风的树,发着自己的呆。

他的脑海空空的,眼神也是空空的。

他觉得他活过来了,像是溺水的人出了水面,呼吸到了一口氧气。

他的眼前他的耳边没有了gun也没有了title,他不用在生气了,心里也不用不舒服了,就这么想着,mark的眼角划过了一滴清泪。

“看来下雨了啊,差不多也该回去了。”

mark摸了摸脸擦掉上面的水滴,站起身走向车停放的位置。

此时的mark并不知道,这心里的不舒服到底是因为什么,他更加不清楚gun对于自己而言到底是怎样的存在,他只以为这都是自己的占有欲在作怪,只因为他从小到大都是在人眼中的。

mark平复了心情,将自己代入了生活助理的角色后便走进了摄影棚。

棚内,工作人员正在收拾设备,而title也因为要赶一场活动已经走了,唯独gun站在楼梯下等着mark。

此时的gun早已换回了自己的服饰,随着时间温度已然升高,早晨的外套已经不在身上而是挂在交叉的双臂中间。

mark快步走上去,将搭在gun手臂上的外套抽走拽在手里“P'gun,走吧,该去下一场活动了”

mark的声音低沉,眼神回避根本不和gun交流,拿过外套便径直走向车子。

gun觉得mark怪怪的,却又说不上哪里怪,只能跟上mark的脚步上了车。

车内,gun抿着唇不知道该不该问,权衡了很久终是出了声“你…刚刚去哪里了?”

“棚里太闷,出去走走”

gun终于知道哪里怪了,mark变冷淡了,他不看自己,也不多说话了,连语气也是冷的了。

gun低了头看着自己的鞋子,不问了,mark也一言不发,只目视前方握着方向盘开着车。车内小小的空间里冰冷尴尬的氛围流转着。

站台上,gun摇摆着手看着面前的相机和围绕在周围的粉丝扯出一丝浅笑。而mark则是戴着白色口罩站在巨大的广告板后看着gun的背影。

“嗡~嗡~”手机在mark的口袋里振动着。

他掏出手机,虽然短信先映入了眼帘,可屏幕上红色的15通未接来电却先让他点了进去,通话记录里满满都是P'gun,他抬起头看着站台上的gun一脸不可思议,他竟然给自己打了15通电话。

mark不知道其实自己走后,gun找了他很久,打了很多通电话,就连后面的拍摄都是心不在焉的。

他们沉默着别扭着只因为他们一个不问,一个不说。






正好的我们 (2)下



*第二章的下部分


*因为写同居所以晚了,鞠躬🙇抱歉


停车场,gun被突然吹来的风击中了脑门,那突如其来的冰凉冷得gun不自觉地抖了抖身体,赶忙拉高拉链,被外套带来的温暖包围着的gun突然无比庆幸自己能有mark这样体贴细心的助理。


在gun拉拉链的时候,mark已经走到车前了,他将车门打开,右手与车顶齐平迎着gun进车。这令人称赞的绅士风度让gun感觉自己已经是穿着晚礼服要去参加晚会的漂亮女孩了。


想到这里,gun不禁笑出了声“哈哈哈哈”


“怎么了吗?”

mark刚坐进驾驶座就听见gun的笑声了,这是他第一次听见gun笑,回想起,每次gun笑都是眯着眼睛,眼角上扬的。


“没…没有”gun收了笑,倚着垫看向窗外的风景。


mark抬了头,后视镜中gun正看着窗外,行人匆匆,花花草草在眼前快速变换,可gun的表情好像永远不变,他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,好像什么东西在他那里都是好看的,舒服的,mark隔一会儿就偷偷地看一眼,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看着gun,mark觉得有种小幸福。


到达拍摄地的时间刚刚好,摄影师正在调整设备,工作人员正在按照主题摆放道具,gun一走进拍摄室就开始鞠躬,礼貌地向每一位看见的人员问好,第一次见,mark愣了一下,后知后觉地跟在他的后面照做,微笑,鞠躬,问好。


“gun!”

一个男生坐在二楼的楼梯上挥舞着双手,喊着gun的名字。


“title!”

gun的眼睛在看到男子时一下子就亮了,他快步走上去,没有看到mark伸出的想要拉住他的手指。


mark抬起头打量起楼梯上的男子,白衬衫,牛仔裤,褐色头发,浓眉大眼,没有gun好看也就算的上一般帅。


gun上前搂住title的肩膀“你怎么来了?有事儿?”


title笑着揉了揉gun的头发“笨蛋,不知道搭档是我吗?”


“嗷,没人和我说啊,别弄头发都乱了”gun打掉title放在自己头上的手,伸出手指整了整自己的银发。


mark看着楼梯上笑着打闹的二人,心里不舒服的直冒泡,心脏的位置发出一阵咕噜咕噜的名为嫉妒的声响。


“你好,我是P'gun的生活助理”


mark走向前去,双手合十向title打招呼介绍自己,他故意咬重生活两个字,像是在宣示自己的主权一般。


可惜了,title丝毫没有理会那重读的两个字,他放下搭在gun肩膀上的手伸向mark“你好,title,你就是gun的助理啊”


“对啊,生活助理”mark回握住title伸出的手,掬着笑回应title。


“P'gun,你该去化妆了”mark收起自己的笑,举起手,点了点手表上,示意gun时间不早。


“嗷!”

gun连忙转身跑上楼,快到的时候突然想起title和自己是一起的,他停下脚步转过身“title,不一起吗?”


“马上来”title收起了mark对视的眼神,转身笑着对gun说道。


“那我先进去,你快点”


“好”


看到gun消失在楼梯后,mark往前踏了一步登上一节楼梯,他站在title的身侧,title的眼神完全变了,变得冰冷,完全没有了看gun时的温柔,他压低声音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听到的声音对mark说“辞职,离他远点”


“不要,不可能”说完,mark转身上了楼梯。


title不得不承认,mark的出现让他害怕了,他很不安,尽管自己顶着好友的身份陪伴了gun多年,可他还是很怕他喜欢了这么多年的gun会喜欢上眼前的这个人。这种无助感是title第一次感受到的,像是突然掉进大海里海水猛倒灌进喉咙,让人难受却又无能为力。


mark进到化妆室的时候,gun已经上好妆了,是烟熏妆,本就好看的眼睛在烟熏妆下显得更加迷人,它为gun蒙上了一层妩媚又不张扬的色彩,只是gun笑眯眯的总让mark联想到可爱的大熊猫。


化好妆的gun站起身接过造型师递过来的深蓝色西装进了更衣室。gun进更衣室时title进来了,他略过mark直接走进化妆室坐到椅子上,他点了点头示意身后的化妆师可以开始化妆了。


mark不理会title,也不想,至少gun没在时自己是可以不用理会他的。


“咯吱”门开了,gun穿着西装出来了,mark倒吸了一口气,他的眼睛闭不上了,V领的深蓝色西装,平坦的胸口,大片的肌肤,魅惑的双眼,红润的嘴唇,上扬得嘴角,所有的一切拼凑成着眼前这个完美的gun,这一瞬间,mark懂得了什么叫倾国倾城。


mark看向title,他呼了一口气,幸好没看到,此时的title正闭着眼睛由着化妆师拿着刷子在自己的眼皮上涂涂画画,mark很庆幸他没有看到这一刻如此惊艳的gun。


mark走上前绕到gun的身后,轻轻推着gun往房间外面而去“P'gun,摄影师说要和你交流下一会儿的拍摄”


才怪,摄影师才没有这么说呢,mark就是不想让title看到gun的这副迷人模样!可是,mark忘了,gun和title是拍摄搭档。


几分钟后,mark站在角落里看着摆着pose和gun亲密接触的title咬牙切齿,他的心一团糟以至于自己呢喃出声了也不知道“怎么办,好想把你藏起来……”


摩洛哥薄荷



同居的第40天/星期三/天气晴



公司里,no整个人趴在桌子上,他的鼻子里塞着两个纸团,所有同事都绕着他走,任不知道情况的人还以为可爱的no生病感冒了呢,但全公司的人都知道这都是no刚接手的那个新案子惹的。

其实这个新案子本来是aum负责的,可不巧,aum怀孕了,案子就由no顶上了。说起这个案子来,公司里的所有人都没想到一个香水案子竟然会这么磨人。

“no,实在不行明天再闻吧,后天才交呢”同事min从抽屉里拿出一盒纸巾递给no,no现在头昏脑胀的样子可是让一群同事都在为他烦忧呢。

“谢谢min姐,再做一会儿就结束了”no扯出鼻子里的两团纸巾吸着鼻涕眼含着泪光接过min递过的纸巾。

“嗯,要是实在不行就明天”min扯出浅浅的笑安抚着no示意他不用那么着急。

“嗯!”

no转着椅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,看着桌上摆放的几支香水样品捏紧拳头,斗志昂扬地靠近桌面。

说实话,no没有想过这个香水案子竟然会落在自己头上,毕竟no只单独做过两三个案子,而且还是小案子。这可是他第一次独自一个接触这样的大案子,no特别特别特别想做好,一定会做好的!no在心里鼓着劲,捏紧成拳的手正用着指甲压着手掌印出一道道红色而坚定的印子。

no将香水样品全部放进盒子里,抱着它进了思考室,准确来说应该算是闲置的空房间,思考室是大家给它取的名字,因为每次只要有人没了灵感都会去那里闷一闷,静一静,酝酿想法。

房间里,no坐在椅子上凑近其中的一瓶,瓶身上面贴着樱花二字,no喷了一点在香水卡上,他抬起手扇了扇,不得不说这比前面那瓶香水百合的舒服多了,清雅,舒服,让人想到了日本漫天飞舞的樱花,粉红色的飘散在空中落在脸上,手上。

no连忙抓起笔将此刻的感想刷刷记在纸上,就这样,no试着一瓶又一瓶香水,足足19瓶,从房间出来的no感觉自己的鼻子都要失灵了。

no感觉自己头重脚轻,摇摇晃晃的,走路都是打飘飘的,像是宿醉的酒鬼。

“没想到香水百合这么冲的”no坐在椅子上,手扶着额头,拼命按着他的太阳穴,no低着头看了看手机屏幕,快下班了,no此刻真的好想给自家的小鬼发短信啊,可是一想到最近no他们正在做个大项目,手指就偏离了手机。

身旁的min看着no不舒服的样子担心的他一会儿回不了家连忙打开手机发短信给了kla,min和kla会认识还是因为某天晚上她和no加班,mib还清晰地记得那天很晚,恰逢好友生日,她急忙赶往地下停车场,然而就在她找到车的时候却抬头看见两人接吻,no背对着她所以没看见,但kla却和她四眼相对,不过min她很好,不仅答应保守秘密还答应kla在公司保护好no。说起来,上次的送花就是min通风报信的。

📨—no不舒服

收到min的短信时,kla正在和程序组的组员说着想法,刚说完自己的想法就看见手机上浮出了min的短信,上面四个字让kla的心立马揪成一团,丢下正在讨论的所有人就冲进办公室拿起车钥匙跑了。

“出什么事了吗?”组员A摸着脑袋,一脸迷茫。

车里,kla红了眼眶,握着方向盘的手有些颤抖,min没有告诉他是什么事情,但那不舒服三个字让kla觉得呼吸不过来,他很害怕。

kla跌跌撞撞进了电梯,kla到公司时刚好碰上了下班的min。

“kla,你来了我就放心了,no他闻香水闻的整个人头昏脑胀的,时间不早了,我先回家了啊,拜拜”min看了看手表,把文件放进包里后拍了拍kla的肩膀就走了。

kla能听到自己松了一口气,还好,没事。

kla推开那扇玻璃门,明亮的灯光照在趴着的no的身上,本来就空空荡荡的办公室显得更加孤寂。

kla朝着趴在桌子上的那一团身影走去,一步,一步,小心翼翼又满怀爱意。

kla停在no的身侧,宽松的衬衫下锁骨露出,kla伸出手抚摸着no柔软的细发,那发丝穿过kla的掌心,留下让人回味的酥麻感,no哥瘦了…

“P'no,不睡了,我们回家啦”kla俯下身子在no的耳边轻声说着。

no并没有睡着,kla走到他身侧时候他就知道是自己的kla来了,本来有好几种气味在他的鼻子里横冲直撞,弄得他的脑袋重重的,可kla一来它们就都不撞了,只绕在鼻尖,甜甜的。

no抬起了头,对上kla的眼睛“kla,我们回家吧”

kla蹲下身子抱住no“嗯,回家”

no被kla抱在怀里,no闻到一股似有若无的摩洛哥薄荷味,清新,直达他的脑子,赶走所有气味只剩下那薄荷味缠绕,舒服。

no知道kla不喷香水,但kla的身上总有一股清新又带有一丝丝甜的,让他喜欢让他安心让他幸福的气味,如果要形容的话,no想,那一定是摩洛哥薄荷味的……只属于自己的摩洛哥薄荷。







🙂🙂☺️☺️😀😀😄😄😍😍😘😘

正好的我们 (2)

*学校没了热水,连打文都没了心情

( •̥́ ㉨ •̀ू )嘤嘤嘤~

*上部分

早上,mark早早起来进了厨房,今天早上gun有个画报得拍,他从冰箱里拿出火腿鸡蛋,将火腿切成大小相同的片,放入油,开煎,油在火腿的身上跳动,金黄色的油与粉红色的肉舞动着发出噼里啪啦的欢乐声音,他转身将面包片放进面包机,顺手拿过昨晚从冰箱拿出来的西红柿切片,西红柿被保鲜膜封在一个玻璃碗里,保鲜膜上水汽布满每一寸地方,撕下保鲜膜摸摸西红柿,它早已没了昨晚从冰箱拿出时的寒气了,它红色的外表正在昭示着自己的新鲜和美味。

热好牛奶做好三明治的mark走到了gun的房门前。

“叩叩,P'gun该起床了”mark曲着手指轻轻敲了敲门。

没人回应,鉴于昨天mark不禁想gun肯定又赖床了“我进来了哦”

mark打开门,呆了,这可与他想的不同,gun并没有在赖床,而是坐在梳妆台前插着耳机听着歌选耳钉,mark的手放在门把上,一时间不知道是该进还是不该进,他不想打破这如画一样的美好,眼角上扬笑得如三月春风的gun正听着歌扭着细腰看着盒子里的耳钉,阳光倾斜在gun的身上,他的银发随着身体的摆动飘洒着沐浴在阳光下,除了妩媚动人,mark再想不出什么词来形容此刻的gun了。

“哦?!mark,早啊”gun正要戴耳钉,却从镜子里看见了站在门外的握着门把的mark,他笑得眯起了眼睛向mark问早。

“早餐好了”说完,mark连忙合上了门,退了出去

我真是疯了!疯子!!

mark在心里痛斥着自己,痛斥他自己竟然用妩媚动人来形容gun,还萌生了想上前帮gun戴耳钉的奇怪想法。

mark摇了摇头将想法赶出脑袋,他快步走去厨房,将吧台上的早餐端上饭桌。

gun出了房门走向饭桌,桌上牛奶冒着热气,旁边是卖相好看的三明治,他拉开椅子坐在了mark的对面。

“草莓的”

gun看着杯里的牛奶刚要开口问,想要的答案就已经从mark的嘴里出来了,没错,是gun喜欢的草莓味。这牛奶是mark按着冰箱里剩下不到半瓶的牛奶买的,牌子口味都是一样的。昨天看到草莓两字的时候mark还差点笑出声,他一直以为只有小孩和女生才会喜欢草莓味的牛奶呢。

“不许笑!”

gun看着眼前眼睛笑得都快眯成一条线的mark咬牙切齿。

“好,不笑”

mark用手撑着下巴盯着gun,听话地收了笑。

gun看着他,真的不笑了,可不知道为什么,gun觉得mark的眼睛还是藏着笑的,是自己想太多了吗?gun低下头咬下三明治的一角逼着自己不去看mark的眼睛。

此时的mark没发现自己看向gun时眼睛总是含笑的。

吃完早餐的gun开心地撑着下巴望着面前一扫而光空空如也的餐盘,gun想,好久没吃了早餐了,真幸福~~

mark抽出纸巾向着gun柔软的嘴唇伸了手“吃完要擦嘴”

gun被突然伸过来的手惊住,只呆呆地坐直,任由着mark手中的纸覆上自己的唇。

纸巾摩擦着嘴唇,隔着薄薄的几层,gun能清晰感觉到mark的手指在自己嘴唇左右抚动,gun感觉到自己的脸正在变红,他往后挪了一下屁股,抓住纸巾的一角,支支吾吾出声“我…我自己来”

“那我收拾一下,一会儿就出门吗?”mark收回手站起身来端起吃得一干二净地餐盘走去洗碗池。

“嗯……”蚊子一般的声响,gun低着头机械化的擦着嘴,耳根红红的与他的银发相衬着好看极了。

gun坐在椅子上,望着正在洗刷的mark的后背,这一瞬间他的脑海里有一个想法在往外冒,刚刚他…是不是……被撩了……

gun看着mark,mark已经收拾好全部,他往水池里甩了甩手上的水,瞅着mark要转身了gun立马站了起来拿起桌上的手机跑向门关。

“不等我吗?”mark快步走向客厅抓起沙发上的外套转身去了门关,面前,gun已经蹲着穿好一只鞋子了,mark打开外套,披在gun的肩膀上“早上天凉”说完,mark从鞋柜里拿出自己的鞋子开始穿。

“谢…谢谢”gun紧了紧身上的外套,早上他很怕冷的。

“不客气,我是你助理”mark穿好鞋子后站起身来开了门。

“对啊…助理”gun的语气里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。

“嗯?”

“没事儿,走吧”gun拉上外套拉链走了出门。



*关于《踏文而来的那少年》的一个小插曲?


突然想起以前说过有两个版本的,但因为作业和四级只写了第一个版本,又鉴于最近开了新坑估计是不会写了,所以简单交待一下👇👇


大致就是mark是个科学家,喜欢gun然后想伪装成穿越而来的人和gun在一起。他利用仪器在mark的脑子种下了这个小说梗和留下了自己的样貌。简单来说其实kla就是mark装的,nic是助攻


(´-㉨ก`)晚安❤️